? 大道朝天第二十九章各种光,各种水面,大道朝天第29章各种光,各种水面_玄幻yabo88wap下载狗亚体育_百书迷 yabo88wap下载狗亚体育,yabo亚博体育客户端,亚博体育app苹果版本
百书迷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九章各种光,各种水面

第二十九章各种光,各种水面

禅子对他说道:“你要与太平对上,就不应该去撩拨中州派,更不应该像训孩子一样对白真人说话。”
  
  井九说道:“如果我是我,为何不能?”
  
  雾岛老祖南趋死了,泰炉师叔还被关在剑狱深处,放眼朝天大陆,无论辈份还是地位,他都是最高的那一个。
  
  “你应该很清楚,中州派始终都是白家,白家有多强,你也比别人更懂。”
  
  禅子说道:“你是被她外祖母打回来的,她不可能到现在还猜不到你的身份。”
  
  井九说道:“嗯?”
  
  禅子说道:“如果她知道你的身份,为何什么都没有做?这很奇怪。”
  
  “世间很多事与下棋无甚区别,童颜走的是势,提前设局,诱人入局,而我不同。”
  
  井九说道:“我习惯等着对方布局,再来破局。”
  
  禅子说道:“会失先手。”
  
  井九说道:“但我可以看到对方的想法,不至于做无用功。”
  
  禅子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还是觉得你只是懒。”
  
  井九说道:“可能。”
  
  禅子说道:“可你想过没有,如果白真人一步棋就把你弄死了,你就算看到了她的想法,也没有任何意义。”
  
  这里的死字是真的死,不是棋局上的死。
  
  井九望向东海深处的一艘若隐若见的宝船,说道:“你觉得我为什么现在愿意出来走走?”
  
  这自然不是因为他做了青山掌门,朝天大陆没人敢招惹他,而是因为他现在有自信很难被人杀死。
  
  禅子说道:“以你现在的境界,除了那种诡异的剑法,还有什么可以自保?不就是现在你已经破海境,终于可以动用冥皇之玺?你不要忘记,你答应过冥皇,总有一天会把冥皇之玺还回去,到时候冥师会怎么对你?他可是太平的学生。”
  
  井九说道:“再说。”
  
  禅子忽然说道:“白真人去看景淑了。”
  
  井九有些意外,说道:“不记得她们认识。”
  
  禅子说道:“当年你在上德峰闭关的时候,她们在东野那边见过,其后一直保持着往来。”
  
  既然是在上德峰闭关而不是神末峰闭关,那便至少是三百多年前的事。
  
  “六百年前,悬铃宗决意跟着青山是因为你,景淑毕竟是你的旁系后人,但她对你只有畏惧,毫无敬爱之心。”
  
  禅子说道:“毕竟先皇登基之前,朝歌城里血流遍地,皇族成员十去其九,经历过那件事情的人谁不害怕?”
  
  井九说道:“你想说什么?”
  
  禅子淡然说道:“当年梅会之前的朝天大陆,人族眼看着便要覆灭,但究竟有多少人是被雪国兽潮杀死的?远没有那些流民、邪修甚至正道宗派杀的多。所以天下乱不得,如果真要乱,那我与曹园必然是会站出来的。”
  
  ……
  
  ……
  
  同样的阳光照着黎明湖,把群山间的这片碧湖照成了极大的镜子。
  
  白真人站在峰顶,看着这幅美景,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青天鉴,久久沉默不语。
  
  黎明湖畔与那些小岛上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悬铃宗的弟子脸色苍白,恐惧到了极点。
  
  陈雪梢坐在轮椅,静静地看着峰顶。
  
  身为悬铃宗的宗主,她必须在这里,而且必须这般平静,哪怕下一刻就会死去。
  
  瑟瑟站在轮椅后面,仰着小脸看着高处,心里满是警惕不安,更多的是无奈。
  
  果成寺大会结束后,白真人竟是没有跟着云船回云梦山,而是来到了悬铃宗,去了峰顶的那片陵园里。
  
  老太君便葬在那片陵园里。
  
  没有人知道她来做什么,如果只是单纯的祭拜倒也罢了,可如果她是想因为以前的事情,替老太君出气,悬铃宗应该怎么办?一位大乘期的朝天大陆最强者想要做什么,谁能阻止她?
  
  要知道世间只有一座青山。
  
  白真人静静看着黎明湖,直到天光转移,湖水泛红,才收回视线。
  
  她走到一座石墓前,看了眼碑上的那些文字,淡然说道:“可能你到死的时候也没想到,他就是你怕了一辈子的叔公吧。”
  
  墓碑上写着老太君的生平,比如当年她是怎么从镜宗嫁过来的,后来带领着悬铃宗与青山宗结盟,在修行界里做下了多少了不起的事情,但镜宗之前的事情没有写,而且老太君依然是德老太君,并不是景淑那个名字。
  
  白真人说道:“现在想来,你的恐惧确实有道理,说到阴谋诡计这种事情,确实没有人是那对师兄弟的对手。”
  
  她不知道西海剑神也有过类似的感慨。
  
  “冥界的事情我不在意,这次依然只是试探,继而确定了我的想法是正确的。”
  
  她平静说道:“既然他擅长下棋,那我就不应该落子,如果我不落子,他又怎么能算到我在想什么?”
  
  被夕阳照耀的黎明湖渐渐生风,依着山麓来到陵园里,拂着白幡猎猎作响。
  
  “更有趣的是,如果我们不落子,那对师兄弟便会开始自相残杀,因为他们最忌惮的永远都是彼此。”
  
  白真人看着墓碑说道:“是的,就是这样简单,我们什么都不做,他们便会把自己玩死。”
  
  夕阳照在墓碑上,那些深刻在石里的文字无法回答。
  
  “你儿媳妇的腿已经被你砍断了,等到那天,我会亲自砍断她的两只手臂,然后放在瓮里,摆在你的坟前陪你。”
  
  夕阳渐渐低落,暮色越来越浓,黎明湖越来越红,看着就像是一盆鲜血。
  
  陵园里寂静无声,只有山风不知疲倦地吹拂着,把白真人的声音吹散。
  
  她说的这些话里隐藏着太多信息,不管被任何人听到,都会引发一场轩然大波。
  
  事实上,陵园里一直都还有第二个人。
  
  白早的身子被斜阳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显得更加柔弱。
  
  那些话她都听到了,准确来说,这本就是白真人带她来这里的用意。
  
  “您的判断确定无误吗?”
  
  在说出您的判断四字时,她的声音还有些微微颤抖。
  
  到了后面的五个字,她已经回复了平静。
  
  只是……苍白的脸色却无法被夕阳染红。
  
  “生而为人,害怕孤独,向往完美,渴望精神的映照与远处的目标,对那人产生爱慕是很自然的事。”
  
  白真人看着女儿说道:“但修道者追求的是飞升,便要超越一切自然。”
  
  ……
  
  ……
  
  禅子离开了东海畔,那句话却还留在浪声里。
  
  片刻后井九才醒过神来,想明白这是一句警告,不禁觉得有些荒唐。
  
  当年的小孩子,现在居然以正道领袖自居了?
  
  警告我?真是比卓如岁还好笑。
  
  海浪声轰隆不停,仿佛在赞同他的话。
  
  井九走回通天井畔,盘膝坐下,闭着眼睛开始冥想,同时等着童颜出来。
  
  时间缓慢的流逝,日头渐斜,暮色渐深,依然没有动静。
  
  他睁开眼睛,望向幽暗的井底,确定童颜不会出现了,沉默了会儿,放了一只蚊子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阴影忽然出现在海面上,越来越大。
  
  青山剑舟破晚霞而出。
  
  数道剑光照亮稍显幽暗的天地,赵腊月等人落在了海畔。
  
  清晨的时候,东海深处有艘蓬莱神岛的宝船路过,正是先前他看到的那艘。
  
  赵腊月等人乘着剑舟追过去问了些事,因为问的事情比较复杂,所以用了些时间。
  
  “蓬莱神岛还没有解除封岛。”
  
  顾清禀报道:“宝船王暴怒至极,严禁大陆的修行者登岛,至于青山弟子……更是不准靠近三千里内。”
  
  说完这句话,他都有些尴尬,赵腊月回首望向海面,就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卓如岁耷拉着眼,仿佛真的睡着了。
  
  这种类似三千里禁的说法,自然不可能完全实现,只是宝船王的自我安慰。
  
  青山宗如果强行前去,相信他也没办法,不然何至于连着被抢了两艘船。
  
  井九说道:“让剑舟先回去,你们随我去个地方。”
  
  青山剑舟破晚霞而起,向着西方驶去,很快便消失在山谷的那边。
  
  那片山谷里的水月庵还是那样的安静,桃花还在盛开,在暮色的照耀下,就像是斑斑血点。
  
  ……
  
  ……
  
  数道浓淡不一的剑光照亮水面。
  
  这里已经不是海畔,而是湖畔。
  
  不是群山环抱间的黎明湖,而是广阔无垠的大泽。
  
  井九走到湖畔,望向大泽深处,气息宁静,却隐有杀意。
  
  赵腊月曾经与柳十岁追杀太平真人来过这座小镇,知道萧皇帝便藏在这里,精神不由为之一振。
  
  雾岛老祖南趋已死,玄阴老祖跟着太平真人在世间逃窜,如果能把最后这位遁剑者杀掉,那真是极好的事情。
  
  卓如岁的精神也很好,眼睛亮的就像是宝石,他不知道萧皇帝在这里,也不是喜欢杀人,只是喜欢战斗。
  
  有白鬼大人押阵,这种战斗打起来必然极有滋味。
  
  顾清抱着被粗布层层裹住的宇宙锋,警惕地看着后方的小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