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道朝天第四十四章海边送来了一封信,大道朝天第44章海边送来了1封信_玄幻yabo88wap下载狗亚体育_百书迷 yabo88wap下载狗亚体育,yabo亚博体育客户端,亚博体育app苹果版本
百书迷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四章海边送来了一封信

第四十四章海边送来了一封信

井九看着窗外的天空,沉默了很长时间。
  
  沉默看起来什么都没有,但往往代表着某种情绪。
  
  这很少在他身上见到,因为这与发呆是截然不同的事情。
  
  南方飘来了一朵云。
  
  这句话给他带来的震撼远比两位冥界大人物的出现更大。
  
  他心里生出淡淡的悔意,既然决定不看师兄的这封信,为何最终还是看到了呢?
  
  不过这确实是他必须亲自阅读的一封信,因为信里的内容太重要。
  
  世间唯一能够暂时抹平他与师兄之间那道深不见底的裂痕、让师兄忘记深不见底的仇恨的……就是南方那朵云。
  
  他当然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知道师兄为何不惜动用冥师也要尽快通知自己。
  
  南方的那朵云其实是笼罩在群岛上的一团雾,雾里藏着一位老人。
  
  那位老人叫南趋,是朝天大陆的第一位遁剑者,也是青山宗最强大的敌人。
  
  当年他们的师祖广缘真人便是因为此人飞升失败,坐地消解。
  
  前世飞升的时候,放眼天地他并无遗憾,但如果说在离开之前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做,杀死南趋必然会排进前三。
  
  遗憾的是南趋始终藏在雾里,他没有办法杀死对方。
  
  现在那朵云居然离开了南海,向着朝天大陆飘来。
  
  这是他们师兄弟,乃至整个青山等待了八百多年的机会,怎能错过?
  
  ……
  
  ……
  
  那片群岛依然被浓雾笼罩,似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没有任何人知道,数十日前便已经有团雾从这里分离,此时正在数千里外的海面上飘着。
  
  那团白雾约摸一幢草屋大小,在碧蓝的海上缓缓飘着,悄无声息,生出一种极其诡异的感觉。
  
  炽烈的阳光也无法照穿雾气,光线被反射出来,让这团白雾明亮的有些刺眼,不像是雾,更像是云。
  
  好在海洋里行走的船工们见惯了各种奇怪的亮光,即便看到那团亮云,也不会注意,更不会专程靠近去看。
  
  春意渐深,阴云变得越来越常见,夏天的暴风雨慢慢开始酝酿,太阳露面的时间越来越短,那朵白云越来越不起眼。
  
  某天,一艘来自蓬莱岛的大船穿过真正的大雾,忽然看到前方那朵云,引发了数声轻呼。
  
  云很轻柔,不管在天上还是海上,都不会带来任何伤害。
  
  那艘大船自然没有减速,也没有变向,向着那朵白云驶了过去。
  
  人们纷纷来到甲板上,想要看看那朵云被船首撞碎后的画面。
  
  悄无声息。
  
  大船撞碎了那朵云,然后继续向前。
  
  悄无声息。
  
  船上所有的人都死了。
  
  他们闭着眼睛,有人的手里还抓着绳索,有的人手里还端着茶。
  
  那朵白云继续向着北方飘去,不知道飘了多长时间,终于来到了陆地上。
  
  那是一个清晨,天刚蒙蒙亮,海边的小渔村被笼罩在忽然袭来的大雾里。
  
  朝阳跃出了海面,照亮了天空,却无法驱散村子里的雾气,只能无助地等着那些雾气向着北方慢慢移动。
  
  终于有些村舍离开了云雾的范围,露出了原先的模样,却是静寂无声,没有一个人醒来。
  
  某处沙滩忽然传来咳声。
  
  一个少女正挣扎着爬起来,短裙外的**双腿上满是沙粒,衣服上缀满的银铃不时发出声响。
  
  她叫南筝,曾经是不老林极厉害的刺客。
  
  云台覆灭的那夜,她逃了出来,随身的法宝却被过冬夺走了。
  
  更令她感到绝望的事实是,青山还是那般可怕。
  
  不要说复仇,便是想见那位清容峰主一面都无比艰难。
  
  心灰意冷之下,她回到南方隐姓埋名,直至今日。
  
  整个渔村里的人都死了,除了她。
  
  看着那些倒毙在自家门前与沙滩上的村民尸体,感受着四周的寂静与仿佛雷鸣般的浪声,南筝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望向着那片云雾,根本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一道极其苍老的声音从雾里传了出来:“你是南人?”
  
  南筝声音微微颤抖:“是……的。”
  
  那道苍老的声音说道:“既然是南人,我不杀你就有道理。”
  
  南筝畏惧问道:“您难道是族里哪位前辈?”
  
  那道苍老的声音说道:“我是你的祖宗。”
  
  云雾渐渐散开,露出一位老人。
  
  老人很是瘦小干瘪,看着就像是具枯尸,如浓雾般深不可测的眼眸里,不时生出几道具象化的杀意。
  
  他说自己是南筝的祖宗,不是在骂人,而是陈述事实。
  
  很多人一直以为他是南海某个小国的王子,事实上,南方蛮部也都是他的后人。
  
  他叫南趋,被世人称为雾岛老祖。
  
  他还有一个更出名的身份,那就是朝天大陆的第一位遁剑者。
  
  他是青山宗最大的仇人,也是青山宗最强大的对手。
  
  广缘真人死在他的手下,沉舟真人因为此事急于破境,也最终消解于青山云雾之中。前者是太平真人与景阳真人的师祖,后者是他们的师父,由此可以想象这位雾岛老祖是怎样可怕的一位人物。
  
  如果说境界,早在八百年前他便已经是通天境巅峰,是真正的剑仙一流。
  
  南筝跪在沙滩上,根本不敢抬起头来,更不敢说话。
  
  她震惊地想着,因为青山剑阵的缘故,雾岛被锁多年,老祖怎么会离开,出现在陆地上?
  
  南趋知道她在想什么,没有解释。
  
  他在雾岛里藏身数百年,飞升无望,寿元将尽,最多还有数十年可活。
  
  在枯萎之前,他必须要把那件事情做完了。
  
  什么事情?
  
  当然就是灭青山。
  
  “云雾终会散开。”
  
  雾岛老祖抬头看了眼雾外黯淡的朝阳,面无表情说道:“给我找件阴气重的东西。”
  
  世间阴气最重的事物当然就是棺材。
  
  南筝在这个村子里住了数年,对各家都很熟悉,在盐田外的那家院子里扛出来了一具黑色的棺材。
  
  这棺材通体由楠木打造,在背光的后宅里养了二十几年,阴气十足,只是上面雕的鹤鹿与走鬼有些拙劣。
  
  南筝把黑棺送进雾里,脸色苍白,害怕老祖会不满。
  
  雾里没有任何声息响起,却慢慢流淌起来。
  
  没用多长时间,那些雾气便尽数钻进了黑棺里。
  
  渔村重新变得清明起来。
  
  几道黄色的符纸从空中飘落,恰好封在棺上,保证没有一点气息溢出。
  
  ……
  
  ……
  
  青山群峰外有道门,门上写着南松亭三字,这里便是南山门。
  
  山门下有张木桌,桌上有笔墨纸砚,一个身穿灰色剑袍的男子正趴在桌上睡觉。
  
  听着脚步声,那男子抬起头来,正是当年井九与柳十岁进青山的时候,遇见的那位明国兴。
  
  数十年时间过去,这位始终未能破境的青山弟子,已经略有老态。
  
  他看着走到山门前的那人,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那人的容颜很普通,身形也很普通,气息也很普通,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人。
  
  问题在于,一个普通人怎么能找到青山宗的山门?
  
  明国兴有些警惕,心想可不能再犯当年的错误,把井九师叔这样的人物认成了废物,赶紧起身。
  
  “敢问阁下是?”
  
  那个普通人微笑说道:“我是一封信。”
  
  ……
  
  ……
  
  以人为信,这是不老林惯用的手段。
  
  当年暗杀赵腊月前后,不老林便曾经送过这样一封信。
  
  后来太平真人又给苍龙送了一封信,告诉它镇魔狱里来了一只鬼。
  
  今天这封信里又有怎样的内容?
  
  明国兴自然不敢拆开,也不敢自专,赶紧报知内门。
  
  没过多长时间,墨长老便亲自赶到了南山门,把那封信带去了天光峰。
  
  清丽的阳光与湛蓝的天空,同时落在天光峰前微微起伏的云海上,很像是南方的那片海。
  
  柳词看着那个普通人,说道:“内容?”
  
  那人确实是个凡人,但面对青山掌门这样的大人物竟也没有任何惧意,说道:“老神仙自己看便是。”
  
  柳词望向他的眼睛。
  
  天光峰顶很是安静。
  
  剑鞘在石碑上投下的影子缓慢改变着长度。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柳词说道:“好了。”
  
  那人向着崖边走去。
  
  柳词说道:“你不必死。”
  
  那人说道:“多谢老神仙垂怜,但不死不行。”
  
  既然是一封信,被拆开之后便不能再留下来,不然会被人发现秘密。
  
  那人走到崖边,平静地跳进了云海里。
  
  没有惨叫也没有惊呼。
  
  过了很长时间,崖下传来一声轻微的撞击声。
  
  柳词走到崖畔,望向数千里外的西海,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