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道朝天第一百一十八章皇袍加身,大道朝天第118章皇袍加身_玄幻yabo88wap下载狗亚体育_百书迷 yabo88wap下载狗亚体育,yabo亚博体育客户端,亚博体育app苹果版本
百书迷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一十八章皇袍加身

第一百一十八章皇袍加身


  (一室暗灯,照不穿我身,真的很喜欢那个名字,但今天这章不适合,明天再寻个同样味道的。)
  ……
  ……
  怎样打倒像张大学士这种有资格代表历史的大人物?历史本身已经给出了很多次明确的答案,那就是等他死后,由心怀不满多年的皇帝进行清算,至不济也要动用皇帝的名义。
  所以陈大学士与金澄尚书等人为张大学士准备的罪名,基本上都是大不敬相关的内容。但这种操作需要得到皇帝陛下的首肯,那么他们自然要对皇帝陛下表示出足够的尊敬,让出足够的利益,除非他们想造反。
  可惜他们没有这种力量,更没有这种雄心,最多也就是奢望着能够挟天子以制楚国。所以井九不见他们,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更没有办法硬闯进殿去找御玺——那与他们为张大学士安排的罪状有什么区别?
  好在现在皇宫被朝廷控制的极严,没有内廷这种东西,那些太监宫女连皇帝的面都没见过几次,那么安排些意外的发生是很容易的事。
  今夜秋高气燥,正是放火的好时候。
  金尚书没有离开内阁,隔着不宽的广场盯着皇宫的方向,等着火光的出现。
  但一直等到晨光来临,他的眼睛涩的有些生疼,皇宫里依然安静,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直到傍晚时分,依然没有消息,就连失败的动静也没有。
  那些放火的太监不知道去了哪里,城门司没有发现,侍卫与禁军们也没有查到,就像是平空消失了一般。
  金尚书觉得事情有些诡异,心底隐隐有些发寒。
  他连续用数张湿热的毛巾烫脸,驱散困意与寒意,然后去了陈大学士府上。
  不知道陈大学士与他说了些什么,从皇宫里的动静来看,他们应该没有放弃纵火烧宫的念头……
  但就从当天夜里开始,都城的秋雨变得延绵不绝起来,没有一刻止歇过。
  可能是因为秋雨的缘故,那座宫殿始终没有着火。
  从灰暗云层里落下的雨滴淅淅沥沥,带着寒意侵入衣被,令人心烦。
  朝堂诸公的心情自然最烦。
  某天,陈大学士私下喊过金尚书说道:“时机便在当下,不可错过。”
  金澄明白他的意思。
  世间所有事,包括名声、地位、权势、财富、甚至修行,到了巅峰便会回落,舆论也是如此。
  现在是楚国民间对张大学士怨气最深重的时刻,如果朝廷不抓住机会,待这段时间过去,那些书生与民众说不定便会开始怀念起曾经被他们踩到泥里的大学士,到那时候做事会更加麻烦。
  当天夜里,有人给诏狱里的张大公子带了话,如果他自己认了军械案,此事便到此为止,不然……
  张大公子坐在干草堆里,想着被骑兵押回京都那天,街道两侧扔过来的白菜与墨汁,眼里渐渐生出绝望的神色。
  父亲临终前真的说过那句话吗?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便不会出事?
  就算真是父亲说的,这又怎么可能,他老人家这辈子看错形势,也不是第一次了。
  张大公子想起很多年前与父亲的那次对话,当时他跪在病床前,满脸泪水请求父亲考虑一下身后事,难道要看着儿子们死的死,逐的逐?父亲当时严厉地拒绝了他的要求,说道不要再提,他们一定不会有事,后来甚至亲自把他放逐到了南方……但现在呢?自己在诏狱里,眼看着便要死了,学士府被围,眼看着便要被抄了。
  “朝中诸公都曾经是您的好友、学生,现在却恨不得把您从墓里挖出来鞭尸,史上皆如此,为何您就看不明白呢!”
  张大公子看着被来人留在地上的那道白绫与那瓶毒药,唇角微微抽搐,露出一抹神经质的笑容。
  他忽然凄厉地喊了一声:“金澄!你不得好死!”
  大狱里很安静,没有人来管他,只有他凄厉的骂声回荡在囚室里。
  白绫系在铁栏上端,轻轻飘着,就像墓地里的白幡。
  啪的一声断裂。
  张大公子摔到干草堆上,有些惘然,找到那瓶毒药,颤抖着手打开,猛地灌进嘴里。
  片刻后,他发现本应是剧毒的瓶子里,放着的居然是清水。
  这时候他才完全清醒过来,眼神警惕望向幽暗的囚室外,压低声音问道:“是谁?”
  一个黑衣人从阴影里走了出来,说道:“真是麻烦啊,希望你不会再试着撞墙。”
  张大公子很吃惊,楚国的诏狱戒备森严,还有阵法隐于石墙之内,即便是再厉害的高手与修行者也无法潜入。
  “你是谁?为何要救我?”
  “我就是个打工的,你以为我愿意管这些闲事?”
  那个黑衣人断了一只手,袖管有气无力地垂着,就像他的声音一样:“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正准备去赵国杀那个太监,再去杀白皇帝,结果被人一句话就召到这里来了。”
  听完这番话,张大公子的眼瞳紧缩,声音微颤说道:“难道你是黑衣人?”
  那人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莫名其妙说道:“你眼睛不好?”
  张大公子喃喃说道:“你居然还没死。”
  他说的黑衣人自然不是穿着黑衣的人,而是这个世界里对某个人的具体称呼。
  很多年前,世间出现了一位极其喜欢战斗与杀人的强者,据说只在墨公之下,战力极其可怕,在秦赵齐楚四国里不知杀死了多少高手。那位强者出现的时候,都穿着一身黑衣,所以被称为黑衣人。
  听说黑衣人后来离开中原,去了西域苦修破境,谁能想到他会再次回来。
  张大公子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救我?”
  黑衣人没有理他,直接破开铁栅栏,把他打昏后扛了出去——那只青鸟传话让他保住诏狱里这些人的性命,那位将军和其余的官员倒是硬气,不会想着自杀,这位张大公子着实有些麻烦,这样处理最是简单。
  办事如此懒散随便,黑衣人自然是卓如岁。
  但再厉害的刺客高手,也不可能正面对抗朝廷。
  卓如岁带着昏迷的张大公子离开诏狱,消失在楚国都城里,就像一滴水珠进入大海,没有惊起任何浪花。
  秋风秋雨如常一般愁人,张大公子越狱的消息没让朝廷诸公太过担心,反而让他们生出很多欣慰。
  如此一来他们终于可以再进一步。
  他们可以借此抄了学士府,相信就算找不到御玺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en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阅读完整章节,请访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