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道朝天第五十章多话的柳十岁,大道朝天第50章多话的柳10岁_玄幻yabo88wap下载狗亚体育_百书迷 yabo88wap下载狗亚体育,yabo亚博体育客户端,亚博体育app苹果版本
百书迷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章多话的柳十岁

第五十章多话的柳十岁

柳十岁心想自己并不是这个意思,不过你说的好像……也没错。
  
  小荷忽然问道:“你知道我这些年来最开心的是什么时候吗?”
  
  柳十岁摇摇头。
  
  小荷说道:“就是今天在地道里,我牵着你手往前跑的时候。”
  
  柳十岁听着这话怔住了,有些不好意思,面红耳热。
  
  看着他这模样,小荷知道他误会了什么,轻笑说道:“想什么呢?我是说那只手镯。”
  
  柳十岁反应过来,问道:“为何?”
  
  “确认我要等的那个人是你,心情放松很多,更重要的是,那只手镯终于离开了我的身体。”
  
  小荷想着过去十年间,这只手镯带给自己精神上的压力,脸色再次苍白。
  
  那只手镯仿佛一直注视着她,警告着她,只要她敢违背井九的意志,便会把她斩成两截,无论肉体还是精神。
  
  因为这份恐惧,她只能听从井九的话,等着柳十岁的出现,瞒着不老林里所有人,暗中准备着逃走的事宜。
  
  这种精神压力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折磨,想要摆脱这种压力,她首先便要脱下这只手镯。
  
  但她想了无数方法都无法把那只手镯从手腕上取下来,最后她甚至想过砍断自己的手。
  
  可就在她准备落刀的时候,她明确感觉到这种方法也没有用。
  
  她看着柳十岁的眼睛,轻声说道:“十年前他对我说,明年或者更久以后,我会遇到你。但你一直没有出现,我买下那个客栈,一点点地改造海州城底的地道,却始终不知道是在为谁做准备。”
  
  这种感觉很不好。
  
  孤单、无助、茫然。
  
  柳十岁很懂。
  
  他最懂。
  
  所以他明白了为何小荷这么不喜欢公子。
  
  他想摸摸她的脑袋,就像以前公子那样,手伸到一半才发现不对,尴尬收回,说道:“公子对外人确实无情。”
  
  小荷看了他一眼,带着嘲讽的意味。
  
  柳十岁不懂她眼神里藏着的意思,继续说道:“不过我们最终还是遇着了啊。”
  
  那天夜里,海州城里满是花灯,他在街上,不知为何抬头,便看到了酒楼上的小荷。
  
  当时他看到的是她的眼睛,她却看到了他衣领上的茉莉花。
  
  想着那个画面,小荷神情微和,说道:“你家公子对你确实不错。”
  
  “是啊,所以我看到手镯的时候也非常开心,原来公子一直在看着我,在担心我,而且他一直没有怀疑过我。”
  
  柳十岁笑着说道:“没想到青山里所有人都被我骗了,连西王孙也被我骗了,却没能骗过他。”
  
  小荷说道:“我也没想到,就你这样的性格居然还会骗人。”
  
  柳十岁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头,说道:“其实我的演技很好的。”
  
  小荷看了他一眼,笑而不语。
  
  “真的,你不知道我离开青山那天演的棒极了。你知道怎么演出那种状态吗?首先外形要弄好,我整整半年没洗头,每天在地上打滚,把衣服磨破做旧,我还熬夜,这样眼睛能变红,而且憔悴,最后出现的时候,看着就像个鬼一样。”
  
  柳十岁眉飞色舞地说着,不停挥着手,越来越激动。
  
  “当然,最重要的是情绪和语言,我知道自己有些笨,所以练习了很多遍,那种不甘、绝望、愤怒,真的是演的太像了,绝对是闻者落泪的水平,你也就是当时不在场,不然肯定会哭出来,尤其是最后被打断经脉,逐出山门时质问公子的几句话,更是说的完美至极!连我自己都感动的不行不行的,还有……”
  
  小荷忽然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井九知道你在骗他,会很生气?”
  
  柳十岁神情微滞,说道:“呃……没想过。”
  
  “没想过还是一直都不敢想?”
  
  小荷眼眸微动,说道:“你说那段话把你自己都感动了,会不会有可能当时你就真是那么想的?”
  
  柳十岁想了想,叹息说道:“也许有点吧,当时所有人都认为我偷食妖丹,我被上德峰刑讯,被遗忘在天光峰里,但我以为公子总会关心一下我,他应该相信我,谁知道他继续在人间游历,根本没有回来,就算回来后也一样,不要说去看我,就连托人带话都没有一声。”
  
  看着他脸上的伤心神情,小荷没好气地摇了摇头,说道:“你是不是蠢啊,你才说没能骗过他,既然他知道真相,又怎么会去理你?”
  
  柳十岁再次醒过神来,说道:“对啊。”
  
  紧接着,他又说道:“不对啊。”
  
  小荷睁大眼睛,问道:“到底对还是不对?”
  
  柳十岁眼睛亮了起来,说道:“既然公子早就知道了真相,居然还能那般不动声色……这才是好演技吧,和他相比我果然差远了,还是有些浮夸。”
  
  小荷有些受不了,找到茶壶盛了些泉水,给自己倒了一杯。
  
  柳十岁完全没有在意她在做什么,继续说道:“公子什么都厉害,以前他在我家里的时候,只用了九天便把什么事情都学会了,插秧笔直得就像一条线,后来那次我回家练了很长时间,但还是比他差些,对了,还有公子留给你的那个剑,你也看到了,那可不是普通的飞剑,而是仙阶……”
  
  小荷听到这里终于来了些兴趣,问道:“那是什么剑?”
  
  柳十岁说道:“我怎么知道。公子身边有很多好东西,当年在南松亭的时候,他就给我吃过一颗丹药。”
  
  小荷不想再说什么,心想井九当然是给你吃了药,不然你堂堂一个天生道种何至于如此崇拜他?
  
  “公子身边的好东西多,秘密也很多,但是我不能对你说。”
  
  柳十岁继续说道:“赵腊月你听说过吧?那是我们青山宗的神末峰主,她也有秘密,而且那个秘密与公子有关,刚好我也知道,但是我还是不能对你说。”
  
  小荷忍不住了,说道:“你以前就是这么话多的人吗?”
  
  在海州城的酒楼里,他们对桌吃饭的时候,经常从头到尾一句话都不说。
  
  在她想来,柳十岁是一个忍辱负重、心怀大志的人物,沉默与坚毅是理所当然的性情。
  
  谁能想到,离开海州城后,他竟然变得如此啰嗦。
  
  柳十岁愣了很长时间,才继续开口说话,只是声音变得低沉了很多。
  
  “我很久没能这么痛快地说话了。”
  
  因为藏着很多的秘密,因为很大的压力,因为要瞒过同门与敌人。
  
  当年小山村里那个对任何事情都很好奇、话很多的小男孩已经沉默了很多年。
  
  小荷把他抱进怀里,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
  
  ……
  
  (啧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