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道朝天第八章谁是局中人,大道朝天第8章谁是局中人_玄幻yabo88wap下载狗亚体育_百书迷 yabo88wap下载狗亚体育,yabo亚博体育客户端,亚博体育app苹果版本
百书迷 > 大道朝天 > 第八章谁是局中人

第八章谁是局中人

洛淮南看了黑衣人一眼,神情平静,应该是早就知道对方会出现。
  
  “你身上的水要处理一下,不然稍后留下痕迹,谁都知道你一直藏在井里。”
  
  他看着黑衣人说道:“在外界印象里,我性情疏阔,但是行事稳妥谨慎小心,肯定不会忘记检查井里。”
  
  黑衣人说道:“我应该藏在哪里?”
  
  洛淮南说道:“柜子里,距离越近,魔功的威力越大,这也是你们不老林的风格,尽可能与修道者拉近距离,至于气息如何遮掩,尽可以推到某些法宝身上。”
  
  黑衣人低头看了眼自己湿了的衣服,眼里生出朵极微渺的火焰,却又极为艳丽,看着有些诡异。
  
  很短的时间里,他身上的那些水都被蒸发成了青烟,消失无踪。
  
  洛淮南看着这画面,微微挑眉,说道:“这就是妖火?”
  
  黑衣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望向地上的那些水痕,伸手准备除掉。
  
  洛淮南摇头说道:“可能会惊动外面的道友,让它自己干吧。”
  
  从井里到屋里,庭院的地面上留着湿漉的脚印,被风吹干自然要比妖火蒸干来得慢很多,需要一段时间。
  
  洛淮南并不担心惊动外面的人,因为院子里已经被设置好了隔绝气息的阵法,他只是想与对方说说话。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与人随意说说话了,而且黑衣人的身份让他很感兴趣。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没想到便是这样的情形下。”
  
  洛淮南对黑衣人说道:“这些年辛苦你了。”
  
  黑衣人说道:“不辛苦,只是被误会的感觉不太好。”
  
  洛淮南说道:“井九是个好人,我觉得可能是你误会他误会了你,总之都是误会,你不要怪他。”
  
  黑衣人沉默了会儿,说道:“开始吧。”
  
  地上那些湿漉的脚印已经变淡,等他们把事情做完,应该便会全部消失。
  
  洛淮南的手指落在桌上,说道:“你的第一次出手不能用妖丹之力,因为我中州派对邪派功法的感知很敏锐。”
  
  黑衣人说道:“我会用剑。”
  
  洛淮南抬起手。
  
  黑衣人唤出飞剑,在他手指刚才落下的位置,悄无声息割落。
  
  “这种程度很合适,刚好可以怀疑到你的身上。”
  
  洛淮南感受着桌面上那道光滑裂口里淡淡的青山剑意,心情微异。已经数年时间,对方的剑道修为非但没有落下,甚至更加纯熟,如果当初他留在青山继续学剑,不知现在已经到了哪一步。
  
  他说道:“我避开了你的这一剑,便要用北辰钟反击,你会怎么应对?”
  
  黑衣人说道:“既然要杀你,我不会躲。”
  
  “很好,这样接下来比较好发展。”
  
  洛淮南走到房间另外一角,说道:“我不会选择与你两败俱伤,会用天地遁法来到这里,你能不能预判到?”
  
  黑衣人走了过去,说道:“不能,但是血魔功里也有相应的遁法,在小范围内应该能跟住你。”
  
  “你的血魔功练到几重了?”
  
  “四重。”
  
  洛淮南心想不愧是天生道种,即便半途弃道入魔,境界提升也是如此之快,那么只要自己不动用隐藏手段,被对方重伤便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我需要把你伤到什么程度?”
  
  “断臂。”
  
  二人继续讨论、比划、设计。
  
  确定完所有细节,黑衣人向着衣柜走去,忽然停下脚步,问道:“你为何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正道修行界,现在我最风光。”
  
  洛淮南自嘲一笑说道:“我被不老林刺客暗杀,也会是最引人注目的事情,这样对你的帮助才足够。”
  
  黑衣人说道:“我说的是,你为何要做这样的事?”
  
  洛淮南沉默了会儿,平静说道:“总要有人做出牺牲,而且我又不会真的死。”
  
  黑衣人没有再说什么,走进衣柜,从里面合上柜门。
  
  夜色渐深。
  
  洛淮南走到桌前坐下,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闭上眼睛,开始等待。
  
  ……
  
  ……
  
  珍器阁的拍卖即将开始。
  
  很多人已经知道了最重要的那件宝物是什么。
  
  无数道视线落在中间那个匣子上。
  
  众人都清楚就算匣子里的宝物再如何珍贵,稍后也不会有人参加竞拍。
  
  因为那是一株三清草。
  
  很多人也猜到了顶楼那个房间里是谁,却只能装作不知道。
  
  那个房间很安静。
  
  顾清没有坐。
  
  已经确认珍器阁的阵法可以确保屋里的情形不会被外界察知,他还是有些紧张。
  
  桌上搁着两杯雀舌茶。
  
  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
  
  ……
  
  桂云城某处民居。
  
  这里也只有一个人。
  
  一身黑衣的赵腊月盘膝坐在地上,眼前是一扇窗户。
  
  窗外是条街,数十丈外有座小院,小院外有北溪门的弟子。
  
  她确认洛淮南就在那个小院子里。
  
  时隔三年,她重新梳了头发,扎起小辫,戴着笠帽。
  
  剑在鞘里,散发出淡淡的清冷气息,正是金明城给她的那把初子剑。
  
  她在等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
  
  具体何时,她不知道。
  
  洛淮南也不知道,因为既然是演戏,便要演到极真,便要突然。
  
  不知何时,衣柜的门上出现了一道浑圆的小洞。
  
  一道剑光亮起,然后熄灭,擦过洛淮南的身体,切下一片袖角,然后斩落桌角。
  
  洛淮南起身,北辰钟无声而出,轰向从衣柜里像鬼般冒出来的黑衣人。
  
  黑衣人没有避,右手一抓,数十道魔火喷薄而出,把洛淮南罩了进去。
  
  洛淮南运起天地遁法,极其神奇地在原地消失,下一刻出现在房间另外的角落。
  
  黑衣人眼里的两抹野火变得狂野起来。
  
  一道黑色的火焰从他的身体里散开,像厚重的雾般,卷过地面。
  
  他的身体也瞬间消失,下一刻出现在洛淮南身前。
  
  洛淮南没有说话,黑衣人也没有,都很平静,如果有人看到这画面,一定会觉得无比诡异。
  
  房间里到处都是魔火的痕迹,桌腿开始燃烧,散发出焦糊的味道,很快院外的北溪门弟子便会被惊动。
  
  ——抓紧时间。
  
  洛淮南用眼神示意。
  
  黑衣人举起手掌,带起数十道魔火,向着他轰去。
  
  洛淮南侧身让开要害,没有避让,等着他的手掌落下。
  
  黑衣人的眼里出现犹豫的神情。
  
  洛淮南误会了他的意思,微笑点头。
  
  黑衣人的手掌落下。
  
  落在洛淮南的胸口。
  
  啪的一声闷响。
  
  洛淮南唇角溢出一道血水。
  
  按照原先的计划,他这时候应该反击,震断对方左臂,然后对方不敌离开,这场戏便在此结束。
  
  洛淮南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望向黑衣人的眼睛。
  
  黑衣人的眼睛血红一片,有些疯癫的感觉。
  
  他没有收手,右手抵着洛淮南的胸膛。
  
  带着恐怖杀伤力的魔火,源源不绝地灌进洛淮南的体内。
  
  难道是走火入魔?
  
  洛淮南想着。
  
  黑衣人的魔火骤然强了数倍之多!
  
  他的血魔功至少已经修到了第五重!
  
  “原来你想杀我。”
  
  洛淮南心想。
  
  他的眼里出现一抹复杂的情绪,不知道是失望还是什么。
  
  带着无尽杀意的魔火,已经侵入了他的经脉,带来了难以挽回的伤害。
  
  洛淮南脸色苍白,喷出一口鲜血。
  
  蕴着中州派玄功真威的血水,如箭般落在黑衣人的脸上,把那张黑布击打的千疮百孔。
  
  黑布如蝴蝶般飞舞散开,露出了那张脸。
  
  那张脸有些黑,但很干净,有种亲切的感觉。
  
  他是柳十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