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道朝天第一章三年,大道朝天第1章3年_玄幻yabo88wap下载狗亚体育_百书迷 yabo88wap下载狗亚体育,yabo亚博体育客户端,亚博体育app苹果版本
百书迷 > 大道朝天 > 第一章三年

第一章三年


  摸鱼儿·观潮上叶丞相
  宋·辛弃疾
  望飞来半空鸥鹭,须臾动地鼙鼓。截江组练驱山去,鏖战未收貔虎。朝又暮。诮惯得、吴儿不怕蛟龙怒。风波平步。看红旆惊飞,跳鱼直上,蹙踏浪花舞。
  凭谁问,万里长鲸吞吐,人间儿戏千弩。滔天力倦知何事,白马素车东去。堪恨处,人道是、属镂怨愤终千古。功名自误。谩教得陶朱,五湖西子,一舸弄烟雨。
  ……
  ……
  雾渐渐散了。
  夕阳照亮群山。
  洗剑溪缓缓流淌,就像过去无数年里一样,变成了一条金鞭。
  今年是青山的小年,在溪畔修行多时、准备承剑的弟子们没有太出色的天赋。
  相比之下,反而是各宗派前来观礼的宾客更引人注目。
  如以往那样,果成寺、悬铃宗、大泽都派来了代表,风刀教也连续第三次派出了使者。令人吃惊的是,中州派居然也来了人,这是数百年来的第一次,要知道当年就连景阳真人飞升的时候,云梦山都保持着沉默。
  中州派前来观礼的宾客是位二代弟子,青山弟子们并不觉得这是不尊重,因为那人在修行界有很有名气。
  年轻弟子们站在溪畔,紧张地向崖间望去,不知道稍后自己能不能通过考核,被哪座峰里的师长看中。
  崖间的山道与晚霞里的高台间,散落坐着前来观礼的宾客与青山诸峰的师长弟子。
  很多视线落在那位中州派弟子的身上,有些隐隐敌意,更多的却是好奇。
  “我记得他十年前就参加过道战,年龄应该不小,为何看着还这般脸嫩,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
  “这就是所谓的人如其名?”
  “都说他以棋入道,天赋卓异,棋道水平冠绝古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琴棋书画乃是小道,何必关心,再说他输给了小师叔,还说什么冠绝古今?”
  崖间变得安静起来。
  不知是谁叹息了一声。
  一种名为感伤与遗憾的情绪笼罩了人群。
  青山弟子们提到的小师叔,便是井九。
  很多年前,那位来自小山村的贵公子,从南松亭进入洗剑阁后,便成为了青山九峰间的名人。
  因为他与两忘峰之间的那些故事,因为他与那两位天生道种之间的关系,因为他的懒散,更因为他的那张脸。
  某年承剑大会,井九终于在这条溪畔展现出极其罕见的剑道天赋,又在某年的青山试剑里,因为某个原因站了出来,连续击败数名两忘峰弟子,最后甚至折断了青山首徒过南山的剑。
  九峰师长认为他是绝世的剑道天才,希望他能代表青山给修行界一个惊喜。他没有辜负这种期待,在前次梅会里先是战胜童颜拿到棋战第一,接着战胜强大的洛淮南与桐庐拿到了道战第一,真可谓是锋芒毕露,大放光彩。
  最后便是那个全朝天大陆都知道的故事。
  雪国巨变的前夜,他站出来挽救了很多修行同道的生命,包括洛淮南,自己却消失在了那片寒雾里。
  朝天大陆的修行者们每每想到此事,便觉遗憾。
  漫漫修道路,除了天赋与勤奋,最重要的果然还是命数啊。
  青山弟子们想到此事,更是伤感难过,很是想念那位最小的师叔。
  井九不与同门打交道,加上与两忘峰间的那些往事,在青山里的人缘并不好。
  但现在早就不一样了。
  首先是他在梅会上的惊艳表现,为青山争得了极大的荣耀,其次便是道战里的事情。
  事后回想,青山弟子们自然知道井九为了这件事情付出了怎样的心力。
  被他救回的那九名弟子更是成为了井九名望最忠实的守护者。有一次幺松杉、雷一惊等四名两忘峰弟子听到简若山私下嘲笑井九不自量力,直接暴怒失控,四道剑光齐落,杀的他浑身流血,便是四师兄简如云为亲弟出面也没有用,如果不是过南山与顾寒劝说,又令简若山对着神末峰叩头谢罪,只怕他们真会弄出一场不死不休的血腥剧情来。
  中州派与青山宗修好关系,派人前来观礼承剑大会,也与井九有关。
  在那个故事里,他与白早失踪的原因,是为了救洛淮南。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不在了,那么与他有关的一切自然都是好的。
  ……
  ……
  两忘峰弟子所在的崖间,响起一道叹息声。
  “一切都是命,有的人命就是好些。”
  过南山微微皱眉,他知道说话的人是雷一惊,说的对象则是洛淮南。
  这名当初最敬慕他的师弟,现在已经成为井九最狂热的信徒,每每提起此事,语气便很不爽。
  洛淮南的运气确实太好,虽然受了重伤,却没有伤及修行根本,而且据说在雪原里有奇遇,金丹不灭而明,境界提升奇快,实力变得更加强大。
  如果说以前,过南山进入游野境后,还能与他争一时之长短,现在已经被拉开了一段明显的距离。
  过南山皱眉不是因为嫉妒或者是不服,而是不喜欢雷一惊这样说。
  在他看来,如果这真的就是命数,那说明洛淮南就应该是天生做大事的人,理当担起正道重任。
  顾寒看了眼他的神情,对师弟们说道:“洛道友这些年四处杀妖除魔,不顾修行被影响,甚至不顾生死,如此心志,实在是令人佩服,值得我辈弟子学习,莫要随意议论。”
  两忘峰弟子齐声应是。
  顾寒望向崖上某处石台,有些遗憾。
  神末峰还是没有出现。
  溪边那些年轻弟子也很遗憾。
  他们都很想成为神末峰的弟子。
  ……
  ……
  “一次都没有下过神末峰,咱们这位师姑和当年那位师叔祖真像。”
  “都说她道心已寂,所以在峰里专心修行,当然不会再收徒。”
  “为何如此?难道真是因为井九师叔之死太过伤心?”
  “这是哪里的混账话,她当初在剑峰上一停便是数年,难道也是受了情伤?”
  “就算你喜欢井师叔,也别想否认,当年梅会上井师叔替师姑插花的画面,可是无数人都看到了。”
  “他们可没承认过是道侣,再说了,井师叔与白早仙子的关系也极好,如果没出事,谁知道现在会如何。”
  “井师叔在梅会上才与白早道友第一次见面,哪有可能。”
  “两忘峰幺师兄说过,在道战里她与井师叔同进同退,要知道当时师叔承受多大的压力?她为何如此支持他?”
  “不错,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中州派两件万里玺,洛淮南用了一个,白早还有一个,但她为何没有出来?”
  “这就是同生共死啊,非情比金坚,何至于此?”
  清容峰的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en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阅读完整章节,请访问en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